<address id="oys65"><samp id="oys65"></samp></address>
  • <tr id="oys65"></tr>
    <del id="oys65"><small id="oys65"></small></del>
  • <code id="oys65"><nobr id="oys65"><track id="oys65"></track></nobr></code>

  • <th id="oys65"><option id="oys65"></option></th>
  • <strike id="oys65"><video id="oys65"></video></strike>
  • <code id="oys65"><nobr id="oys65"><sub id="oys65"></sub></nobr></code>
  • 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炼阳
    [炼阳]

    第二十九章 邋遢老头
    玄幻
    类型
    无悔星期二
    作者
    2020-01-31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二十九章 邋遢老头

    嗖——嗖——嗖,丁阳的身体像一片羽毛,在常林克五人的拳风中飘来荡去,常林克等五人就觉得这一拳肯定能打到丁阳的身体了,可是总是贴着丁阳的衣服擦过,差之毫厘就是打不中,那种次次打空的感觉真是令人难受的要命。

    丁阳没有选择和五人硬碰,虽然他现在【锻骨境】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五人。丁阳是想在实战中试一下自己锻炼身法的结果。木桩阵毕竟是死物,没有变化,只有和活生生的对手交手才能知道自己身法的程度。

    渐渐的,丁阳在五人的包围圈中越来越觉得轻松自然,对于这种灵便的身法运用的更加随心所欲,信手拈来。

    呼——常林克又是全力一拳打空,气的他哇哇大叫:“丁阳!你这个胆小鬼,你这个没种的家伙,光知道躲闪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和老子硬碰硬的过一拳……”

    停——

    丁阳忽然身形向后一撤,和五人拉开距离,停了下来。

    “怎么了?丁阳,你怕了吗?如果你怕了,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头,我大人大量,可能心一软就这么算了。要是你还不是抬举,那我就……”

    “闭嘴!——”丁阳把眼一瞪。

    常林克可能怎么也没想到丁阳竟敢让他闭嘴,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竟自愣在当场,等反应过来丁阳的话,眼睛瞪得差点出了眼眶,手指着丁阳刚要发作。

    “既然你这么喜欢折磨人,那我也让你尝尝被人折磨的滋味如何吧。”话一落地,丁阳的身形忽然暴起向前,冲进五人的行列中。常林克和其余四名弟子看准机会,齐齐出拳。

    砰砰砰砰砰——五个人的五道拳劲击在丁阳的肩头、前胸、后背等处,常林克一拳打在丁阳的前胸,不由大喜过望,刚才打空拳的郁闷一扫而光。不等他的喜色露在脸上,就只觉得拳头好像打在一块钢板上一般,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陡然升起。

    啊——常林克震惊的无以复加,就在他不可置信的眼神中,丁阳眼中精光一冒,双拳闪电般向外打出。砰砰声响中,常林克以及其余四名弟子身上各中一拳,纷纷倒飞而出,摔落雪地。

    丁阳双脚牢牢站住当地,双拳还保持着打出去的姿势,一层蒙蒙的拳罡在拳头表面缭绕翻滚着。

    ——什么?怎么会?

    常林克忍着身上剧大的痛楚,心中泛起惊涛骇浪。能够硬受自己五个【练皮境】高阶武者的全力一击而安然无恙,一拳破掉五人的护体真气,拳头上真气化罡,这分明是【锻骨境】武者才能做到的事。

    可是常林克清楚的记得,就在不到一个月前,丁阳不过是和自己一样,是【练皮境】高阶的修为,这才过了这么点时间,丁阳居然能够锻骨成功,而且看来还不止是刚入锻骨,分明是在【锻骨境】中有了不浅的根基。

    常林克望向丁阳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的神色,【锻骨境】的修为并不是令他恐惧的原因,真正令他产生恐惧的是丁阳的年龄以及丁阳的进境。就算是面对他的老大商天齐,常林克也没有产生过如此惧怕的念头,可是现在,面对这个修为还远不及商天齐的丁阳,他头一次在内心中生出如此恐惧的想法。

    如果他知道此时的丁阳身上还带着三百六十斤的负重的话,常林克极有可能直接晕过去,那对于他的心理的打击就太大了。

    那个被捆绑在地上的弟子眼中也露出了震惊,常林克等人的实力如何他很清楚,五人联手,就算是初入【锻骨境】的武者也讨不了好,可是却被这个看来不过十一二岁的少年几拳便打倒在地了。

    丁阳缓缓把拳头收回来,轻蔑的看着挣扎着坐起来的常林克等五人,脸上神态平和无波,可是在常林克五人的眼中,丁阳的眼神阴冷的如魔神一般可怕。看到丁阳望向他们,五人的身体不住的颤抖起来。

    丁阳来到那被绑的弟子身旁,双手用力一扯,绳索应声而断。那弟子从地上一跃而起,先扯掉口中塞的布团,一把抓起常林克丢在地上的**,抢到常林克身前。在常林克惊恐的眼神中,一刀将常林克的左手小指砍为两截。

    啊——常林克断指处传来的剧痛令他失声惨叫。那少年把刀一扔,然后回到丁阳身边,把头一低,像是对丁阳表示感谢。

    丁阳皱了皱眉,略微有些不悦,他没料到这少年如此决断,直接就削掉了常林克的手指。不过转念一想,如果不是自己遇到,这少年的手指也被常林克给切断了。常林克也算是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丁阳这一年多来的遭遇使得他的心也慢慢的变硬起来,这个世界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实力决定一切,伤人者人恒伤之。

    丁阳瞥了瞥抱着手指疼的满头汗珠的常林克,冷声喝道:“还在这里干什么?快滚!”

    常林克等人听到丁阳让他们离开,一个个抱头鼠窜,生怕走得慢了丁阳会改变主意。

    丁阳看他们跑远了,转身捡起地上的雪兔就要离开,那个被救的弟子赶紧抢上几步道:“这位师兄留步。在下丙字院齐振明,请问师兄高姓大名。相救之恩,必将后报。”

    丁阳报了姓名,然后问道:“齐师兄和那常林克有什么过节,为何他对你下如此狠手?”

    齐振明叹了口气,向丁阳说起缘由。原来这齐振明是和丙字院五大弟子之一马天都一个阵营的。这五大弟子平日自持身份,彼此间表面上还是一团和气,可是五大阵营中的其他弟子们则是冲突不断,都想着压制对方的气势,抢夺那些中间立场的弟子们。

    这五大弟子中,以商天齐最为嚣张霸道,以马天都性格最为火爆,所以平日里这两个阵营的弟子们冲突的次数最多。常林克仗着商天齐的威势,也是跋扈非常,却在齐振明的手里吃过几次不小的亏,怀恨在心。

    可是齐振明也是在马天都手下中排前的,实力无限接近【锻骨境】。常林克在明处讨不了好,就动了歪脑筋,今天终于让他逮住个机会,带着四名弟子把落单的齐振明给绑到了这里,打算教训一下,却不料遇到了丁阳,不但没有能出了气,自己反而搭上了一根手指。

    齐振明说道最后,对丁阳的实力也表示出了极大的赞赏,得知丁阳不属于任何阵营,便极力邀请丁阳加入马天都的阵营。

    丁阳内心对于脾气火爆的马天都印象不坏,觉得他虽然脾气大,却是真性情,比起商天齐的嚣张和阴狠又不一样。不过他却是没有加入任何阵营的打算,还是婉言拒绝了齐振明。齐振明见丁阳态度坚决,也不多劝,再次表示了感谢,然后就返回丙字院去了。

    丁阳提了那只雪兔回到木桩阵前,捡了些枯枝败叶,升起一堆火来。然后手指指尖一划,将雪兔开膛破肚,剥掉兔皮,除去内脏,用雪将里面清洁了一遍,便用一根树枝穿起,在火堆上烘烤起来。

    不长时间,一股浓浓的香味便升了起来,雪兔身上渗出的油脂滴到燃着的松枝上,发出兹兹的声响,随着冒出一股股的青烟。雪兔的香味和松枝燃烧产生的香气混合在一起,凝聚成一股令人垂涎欲滴的奇异香气。

    丁阳把那几个馒头在火上也烤热了,吃一口焦香软嫩的雪兔肉,啃一口馒头,十分的惬意享受。

    刚吃了两口,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来:“喂!小娃娃!把你的兔肉给老头子分点。”

    丁阳吃了一惊,他虽然在埋头吃饭,但是耳朵却在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十丈以内的动静都逃不出他的耳朵,怎么会无声无息的出现一个老头呢?

    丁阳抬头一看,一个老头已经坐在了火堆旁,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手中的雪兔,喉头不住的耸动着,一幅垂涎欲滴的摸样。

    这老头头上顶着一顶破破烂烂的草帽,脸上胡子拉碴,好像多长时间没有洗过脸一样。从脸上的皱纹看足有七八十岁了,这么寒冷的天气,老头身上只穿了一件很薄的夹衣,又脏又破,有的地方还露着黑乎乎的皮肉。背后背着一个同样脏破,分不出什么颜色的包袱。

    丁阳心中一动,将雪兔扯下大半只递了过去,老头浑浊的眼中冒出一股馋光,伸出双手来接。这老头衣服破烂肮脏,脸上皮肤黝黑,这一双手却是干干净净,十指修长,每一片指甲都修剪的光滑整齐,无论如何也不像是生在他身上的。

    老头接过兔肉,低下鼻子深深的闻了一口,赞道:“好香好香!”从背后的包袱里取出一个红色的葫芦来,拔掉塞子,咕咚喝了一口,又赞道:“好酒好酒!”然后吃一口肉,喝一口酒,自己在哪里摇头晃脑,陶醉无比。

    这老头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丁阳的身边,让丁阳的心中就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待看到老头穿着露肉的单衣却丝毫没有寒冷之感,加上老头那双和他的外表极不相称的干净修长的双手,丁阳心里已经能够确定这个老头并非凡者。

    只是这个老者会是那个层次的武者呢?【易筋境】?还是【洗髓境】?【易筋境】的武者丁阳见过当初那个河阳太守高敬塘的两个护卫和曹大友,【洗髓境】的武者丁阳见【铁剑门】中的七长老蒙天豪和主持他晋升外门弟子的长老易太冲,他仔细打量着这个老者,试图从老者身上发现一些近似的气息。

    可是看了半天,丁阳也没从老头身上发现任何的气息。丁阳又朝老头的眼睛望去,如果老头真是有高深修为的武者,眼中的精光是难以掩饰的。可是让丁阳失望的是,老头的眼神浑浊黯淡,一点武者的精气神也看不出来。

    丁阳正在满腹疑惑的盯着老头,老头已经把大半只雪兔吃的精光,抹了抹油光光的嘴,老头打了个饱嗝,然后盯着那变了形的梅花桩,嘿嘿一笑:

    “嘿嘿——娃娃!这木头桩子是你弄得?”

    WWW.118403.COM WWW.HO168.NET WWW.113844.COM WWW.V5NR.COM FH9858.COM WWW.054567D.COM,WWW.090706.COM WWW.YL66814.COM WWW.BD038.COM <推荐六合彩的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分析软件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皇冠六合彩联赛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看六合彩数据的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推荐[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哪个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数据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下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推荐[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排行[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直播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手机六合彩app排行榜[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手机六合彩app哪个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竞彩app哪个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竞彩app排行榜[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外围六合彩app [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联赛统计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联赛资讯app下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联赛_APP下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外围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365六合彩分析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六合彩走地[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分析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分析软件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分析工具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分析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彩票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靠谱外围六合彩APP推荐[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外围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正规买球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外围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有什么外围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外围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外围六合彩app下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外围六合彩app排行[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推荐好的外围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外围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外围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外围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专业的外围买球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推荐六合彩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365外围六合彩平台推荐[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都有哪些[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哪个好些[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下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怎么下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能玩六合彩的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可以买六合彩的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外围六合彩六合彩技巧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外围六合彩手机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推荐六合彩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推荐好的外围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