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oys65"><samp id="oys65"></samp></address>
  • <tr id="oys65"></tr>
    <del id="oys65"><small id="oys65"></small></del>
  • <code id="oys65"><nobr id="oys65"><track id="oys65"></track></nobr></code>

  • <th id="oys65"><option id="oys65"></option></th>
  • <strike id="oys65"><video id="oys65"></video></strike>
  • <code id="oys65"><nobr id="oys65"><sub id="oys65"></sub></nobr></code>
  • 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炼阳
    [炼阳]

    《炼阳》外篇三
    玄幻
    类型
    无悔星期二
    作者
    2020-01-31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炼阳》外篇三

    丁磊顺着舷梯到了1层主甲板,只要不被发现,他就可以顺着左面的甲板在货仓口围的掩蔽下,钻进仓间的克令吊里,那里有一个很隐蔽的空间,勉强可以塞下一个人,只要躲进那里面去,短时间内就不会被发现。虽然不能算是安全了,但最起码能有一个缓冲的时间。

    只要能坚持到靠了岸,不在这茫茫的大海上,丁磊就有把握能够逃脱。至于船上的其他成员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自己不是救世主,能够独善其身就谢天谢地了。

    丁磊把手里的铁棍用力握了握,稳了稳心神,只要能窜过生活区墙壁和第一舱口围壁之间的这道夹缝,不被右舷的海盗看到,就算成功了,他就能安全的到达第一克令吊。

    这道夹缝有3米多宽,30来米长,中间没有障碍物,也就是说从右舷通过夹缝可以看清楚左舷的情况。要想从夹缝口通过,而不被另一弦的人看到,必须要快,还要有一定的运气才行。

    丁磊吐了口气,心里默念了几个数,猛得往前窜起,这一下爆发速度达到了极致,不到半秒钟的一瞬,丁磊就越过了这道夹缝。

    这一瞬间发力虽然是一刹那的事,却好像费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他后背靠在货仓的口围壁上,急促的大口喘息了几下,侧耳一听,没有什么喧哗的声音传来。他不敢稍作停留,顺着舱口围急速向着前面的克令吊跑去。

    几十米的距离,几秒钟的时间,在丁磊感觉里就像是漫长的看不到头的征途。终于来到了克令吊的底下,黑暗中克令吊像是一座巨型的大圆柱一样直冲天空。足有3米直径,15米高的克令吊看起来相当的有震撼力。

    丁磊转到克令吊的正面,正面是一道锁着的铁门,丁磊抓住铁门的把手轻轻地拧动,嵌着密封胶条的铁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了。

    丁磊的一只脚刚踏进铁门,忽然身体一僵,停下了所有的动作,身体就保持着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身体前倾。

    一个阴沉沉的声音在他的右侧前方响起,说的居然是中文,可是这古怪强调的中文不但没有带来任何的亲切感,反而显得无比的阴森:

    “不-要-动!举-起-手,慢慢-走过来!”

    丁磊保持着这种姿势不动,慢慢的把迈进铁门里的右腿收回来,虽然周围漆黑一片,但是来人能够不知不觉的在这里堵到他,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他敢肯定即使在黑暗中,来人的枪口也在准确无误的对着他,他不能冒这个险。

    在对着热武器时,只有拉近距离才有机会。不过令他稍稍安心的时,来人很可能看不到他紧贴在手臂上的铁棍,毕竟太黑暗了,一根铁棍的目标不大。只要铁棍在手,他的内心就安定了许多,同时保护自己的把握也就大了许多。

    他慢慢的转过身,转向声音的来向,这时他慢慢的也看到了,在他前面大约10米远的地方,一个黑影手里端着一杆长圆形的武器。黑影的个子不高,身形也很瘦肖。

    看到丁磊转过身,黑影用手里德枪向右摆了摆,“不要-耍花-样!慢慢的-在前面-走!”

    丁磊慢慢向前走着,黑影向一旁测了侧身,用枪口示意丁磊走到前面去,他要在后面压着丁磊回到生活区去。

    丁磊一步一步往前走,他本来距离黑影不过十来步的样子,很快就走到了和黑影平行的位置。离得近了,看得更清楚了些,虽然周围还是很黑,但依稀能看到来人头上包着包巾,面目看不清楚,却能感觉到他的一双眼神的犀利。丁磊能够认出这就是最先跳上来的两个海盗中那个矮个的海盗。

    矮个海盗当丁磊走到跟前的时候,身体稍微往后挪了半步。他生性谨慎,也怕丁磊走过离他太近,防备着丁磊暴起袭击他。

    他往后退了半步,拉开了和丁磊的距离,按照丁磊的身高臂长,这拉开的半步距离就可以躲开丁磊的一击,他就能从容的反应,用枪继续控制局面。

    就见丁磊走到和他平行,再往前一步就到前面去了,他就能用枪在后面掌握绝对的主动。就在丁磊刚一抬脚,忽然身体向矮个海盗的方向猛扑过来。

    矮个海盗心想果然不出所料,心中暗暗有些得意,身体稍向后移,只等丁磊一击落空,就要反击,把丁磊打倒在地。

    就见丁磊身体猛扑,一拳向矮个海盗打来,可是距离不够,眼见拳头就要落空,在他的手臂之上猛然又伸展出一段,直奔矮个海盗的头上打来。

    矮个海盗肝胆欲裂,连惊呼的声音还没来得及发出,丁磊出手迅猛无比,电光火石之间,铁棍顶端的3根尖齿像猛兽的利爪一样,一下子插进了矮个海盗的脸上,一根尖齿正插进了他的右眼中,一下没到了根部。

    矮个海盗喉头发出“咯-咯-”的声音,身体却向甲板上软倒下去,手里的枪也向下掉落。

    丁磊赶紧把这把汤姆逊冲锋枪接在手里,避免了枪砸在甲板上发出响声。

    看着软倒在甲板上的矮个海盗,抽搐了几下就彻底没有了声息。丁磊觉得里一股暴戾之气慢慢的从胸腹深处蔓延起来,他浑身的血液开始沸腾。

    丁磊一手拿着自己的那根铁爪,另一只手端着冲锋枪,看着船尾生活区的灯光,悄然走去。

    ————————————————

    抵抗已经彻底结束,大部分的船员被集中在船尾,被5个黑衣持枪的海盗四面包围着。生活区里还有几个海盗在搜寻可能没发现或者躲起来的船员。

    在驾驶台上,船长田桂新和二副王志被两个海盗控制在上面,继续保持船的正常航行。第一个跳上来的络腮胡大个子海盗也在驾驶台上。

    另一个海盗和其他人的装束不同,没有穿着黑色紧身衣服,而是一身美式海军陆战队的迷彩服,头上戴着一顶贝雷帽,而且手里并没有拿着武器,只是腰里别着一柄长约40厘米的外面是皮鞘的武器,也不知是匕首,还是锯齿刀。

    看其余海盗对他的态度,他应该是其中的首领。

    海盗们刚登上船的时候,络腮胡海盗非常的恼怒,因为那个第一个由绳索爬上来又被丁磊一脚踢下去的海盗姆西格里是他的弟弟。

    丁磊那一脚力度非常大,姆西格里的肩胛骨被踢裂了,掉下去落到甲板上,7米多高的距离使得他的双腿都断了。络腮胡非常的愤怒,他要找到那个踢他弟弟下去的家伙,一定要把它干掉,最起码也要折断他的四肢,也让他生不如死。

    就在络腮胡就要失去控制,打算开枪击毙几个船员的时候,贝雷帽带着几个黑衣海盗也等上了“漫海”并喝止住了络腮胡。络腮胡虽然依旧很激动,但是却不敢不听贝雷帽的话,那是他们的二首领,决定着他们的生死。

    贝雷帽核实了田桂新船长的身份之后,就压着他上驾驶台,为了防止自己离开后络腮胡再次进行暴力,他把络腮胡也带在身边一起上了驾驶台。

    航向已经改变了,根据经验,船长田桂新大约记得那是在查个斯群岛南端往东的方向,那里没有明显的陆地,只有一些不大的零散岛屿,那些岛屿如此之小,以至于在海图上几乎可以忽略不记。

    那里可能有这伙海盗的老巢。田桂新心里暗想,却毫无办法。

    整个船已经被他们控制了,没有立即对船员们使用暴力,已经算是幸运的了,剩下的只能看这伙海盗到底想把他们怎么处置了。

    自己要做的就是尽量配合他们,避免激怒他们从而给船上的兄弟们带来更大的麻烦。

    丁磊已经潜回了生活区甲板,他偷着探头看了一眼船尾甲板,默默地数了数,船尾聚集着22名“漫海”轮的船员,四周有5个全副武装的海盗在看着。

    他仔细辨认了一下,包括大副高建国、轮机长吴立民在内的大部分船员都被控制了。船上总共有25名船员,除了自己,还有船长田桂新、二副王志没有在,应该是被控制在驾驶台了。

    丁磊掂了掂手里的枪和钢爪,略一思忖,自己用枪可是没什么优势,但是要靠钢爪一个人对付船尾的5个全服武装的海盗,而且几个人还隔着一段距离在不同方位,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纯粹是找死。

    而船长和二副在驾驶台,只有两个人,没必要有太多的人看守,应该机会要大得多。而且如果能先控制住驾驶台,就掌握了更多的主动。

    想到这里,丁磊转身轻轻地向驾驶台甲板摸上去。这时候海盗已经控制了船舶,所以生活区的大部分外部灯光也都熄了,只余下船尾甲板的灯亮着,便于看守船员。两侧的舷梯的灯光暗淡下来,如果不是这样丁磊想要上到驾驶台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用了几分钟的时间,丁磊摸到了驾驶台甲板外侧的弦桥处,透过玻璃窗往里看去,就见驾驶室里不像平时夜航那样一片黑暗,但也没有灯火通明,只是亮着一盏侧灯,使得驾驶室内的情况能够大概看得清楚。

    毕竟就算是海盗也要顾及航行安全,这不是别的问题,而是纯技术问题了。

    驾驶室内,丁磊看到船长田桂新和一个身穿迷彩头戴贝雷帽的海盗站在瞭望窗近前,二副王志则站在舵盘前在用手动舵在控制航向,在他身边一个身形高大的黑衣海盗,手里端着和自己从矮个海盗手里夺来的一摸一样的枪。

    丁磊这才注意到现在船舶摇晃的比刚才厉害的多了,自己之前一直处于很紧张的状态,没有注意到这些,看到二副把自动舵控制换成了手动舵控制才觉察到。

    海里的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大了,海里的浪涌从蠢蠢欲动变得汹涌澎湃起来,大海似乎见不得在自己的地盘发生这种犯罪,情绪变得暴躁了,230米长的**在无边大海的威严中变的渺小,禁不住发起抖来。

    船舶摇晃的幅度越来越大,络腮胡海盗的情绪变得急躁起来,他大声的嚷嚷了一句什么,贝雷帽转身呵斥了他一句,络腮胡又沉默了。但是他的身体也开始摇晃,不由得一只手抓住身边车钟台边缘的固定栏,用一只手端着枪对着王志,由于身体的晃动,枪口也不住的晃动起来。王志的严重露出恐惧的神色,万一他走了火怎么办。

    嘶啦-——嘶!

    丁磊刚想再看清楚点,一阵声响毫无预兆的在他的背后响起。丁磊心中暗道糟糕,自己把一直放在裤子后兜的对讲机给忘了,也没有关上电源,驾驶台上有很多的无线电设备,自己的对讲机和驾驶室内的设备发生共鸣了。

    这下暴露了。

    丁磊心中叫糟,还没等他有所动作,一道人影已经从驾驶室内窜了出来,身形奇快,正是哪个贝雷帽。丁磊心中一凛,这人好快的反应,他把手中的枪一举,没等扣动扳机,贝雷帽一脚上踢,正中枪管。

    贝雷帽的腿劲极大,一脚踢在枪管正下,丁磊一只手拿着自己的钢爪铁棍,所以只有一只手持枪,这下没办法在拿得住。不过他也是干脆,就在觉得枪要脱手的瞬间,他用力一甩胳膊,又送了这支汤姆逊冲锋枪一股力道。

    这支冲锋枪借着这两股力道在空中一个急速翻滚,飞出20多米直落到远处的海里去了。

    贝雷帽一脚踢中枪管,腰中的武器已经拿在手中,却是一柄一尺多长的锯齿钢刀,刀身通体乌黑,刀刃却是一道亮白,刀背上是密麻麻的锯齿。

    贝雷帽刀一在手,眼中凶光大盛,身形像猎豹一样前冲,手中的刀似一条毒蛇直插丁磊的前胸。速度之快,完全超越了普通人的极限,就在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里,刀尖已经到了丁磊左胸前,距离他的心脏不超过10厘米的距离。

    丁磊却也是早有准备,就看贝雷帽窜出来的动作,丁磊就知道这家伙是个高手,跟这样的高手作战,稍有疏忽就会丧命。在右手的枪一离手的同时,身体后仰,左手的铁棍猛然上挥。就在贝雷帽的刀尖离着丁磊的前胸衣服只有5厘米的位置,铁棍刚好把刀拦截住。

    不过铁棍并没有和钢刀碰到一起,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千分之一秒的间隙,贝雷帽的刀竟然有改变了方向,从铁棍的下面滑过,划出一道难以形容的弧线,直奔丁磊的下腹挑去。

    果然是高手,竟能够硬生生改变全力刺出的一刀的方向,这一刀划出,丁磊铁棍的力道已过,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再去拦截这柄要他性命的刀。

    贝雷帽的心中已经露出了笑容,他这一刀不知要过多少人的性命,其中也有很多在国际雇佣兵世界里的厉害角色。

    虽然他也惊诧于一艘船上的一个普通船员竟然也是个深藏不露的搏击高手,但是这一刀他肯定躲不开,贝雷帽仿佛已经看到对方中刀倒地,血流如注的悲惨结局了。

    贝雷帽的笑容还没有从心里泛到脸上就凝固了,就在他的刀就要挑开对手的衣服进而开膛破肚的时候,刀刃却被阻住了,再也无法向前前进一分。一支有3个尖爪的东西把他的刀刃别在爪间,就像那东西一直就在那里等着他的刀刺过去一样。

    丁磊挥棍上击却是手持钢爪一端,用尾端击打,当贝雷帽的刀由直刺改成上撩时,他的棍尾已经打空,来不及回防。他手腕下沉,往回一带,棍头的钢爪急速下击,不偏不倚正好卡住刀刃。

    贝雷帽大吃一惊,他想不到自己必杀的一击竟然被丁磊挡住,他想抽刀换招,再次发起攻击,刀刃却被钢爪牢牢地卡住,急切之间却抽不出来。

    丁磊先是也惊出一身冷汗,现在看到贝雷帽想把刀抽回,他自然不甘,用力别住钢爪想夺去贝雷帽的刀,贝雷帽也用力回夺,两人的力量都很大,一时之间各不相让,又都奈何不了对方,竟是僵持住了。

    这时驾驶台内的络腮胡海盗本来以为以贝雷帽的本事,几下子就能解决,听到外面声音不对,也顾不得再看管王志,拿着枪就奔门外而来。

    丁磊听到络腮胡往外走的脚步声,心中大急,一个贝雷帽就很难对付,自己勉强也就是和他战个平平,如果再来一个海盗,那自己就危险了。

    他一急之下,一股大力直冲到胳膊,手臂顿时胀大了一圈,用力一夺,贝雷帽再也把持不住,刀子被生生夺了下来。

    丁磊夺下刀子,钢爪就势直击,他的手臂现在胀大,力道增加不少,钢爪迅如风雷一闪即至。眼看就能插进贝雷帽的咽喉,杀之无赦。

    贝雷帽确实是久经杀阵,惊惶之下仍有余力急速后撤半米,钢爪爪尖从他咽喉处间不容发的划过,带起的气劲掠过,贝雷帽就感觉咽喉处一阵刺痛,他心中惊骇,就势后跌。

    丁磊正要向前一踏步结果贝雷帽,络腮胡海盗已经抢到了门口,一见这种情景,也是大惊失色,看贝雷帽危险,抬手就是一枪。

    丁磊拼命向旁边一闪,一声枪声响过,左臂一疼,已是中了一枪。

    络腮胡海盗狞笑着又要再给丁磊一枪,忽然之间一声大震,整个船舶猛烈的晃动起来,络腮胡站立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枪也撒手掉落。

    丁磊目瞪口呆,“漫海”轮突然像是秋千一样剧烈的晃动起来,驾驶台里传来船长和二副的惊呼声和摔倒声。船尾甲板所有的人也都措不及防的摔倒在甲板上。

    飓风!滔天大浪!

    周围的海面忽然之间狂风大作,海浪冲上天空数丈高,又夹着数十吨、数百吨的海水兜头落到船上。这艘总重达14万吨的大船现在就和河里的一片树叶一样的脆弱,随着滔天的海浪跳来晃去。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在如此庞大恐怖的天威面前,任何人都只是蝼蚁一样。

    丁磊也懵了,这里怎么会出现如此之大的飓风和大浪呢,海洋气象云图显示最近几天这个区域没有形成大风的迹象,而且就算是有,也不会如此突兀。

    难道是海底地震?

    现在原因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怎么在这场惊天灾难中存活下来,这是不管是船员还是海盗现在共同的想法。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重达14万吨的“漫海”**竟然腾空被巨浪托起,然后又重重的砸到海水中,腾起惊天巨浪。

    漆黑无边的夜空中突然闪出几道刺眼的白光,借着白光一闪而逝的光亮,所有的人都看到一幅让他们终生无法想象终生无法忘记的场面。

    在“漫海”前方不远的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无法想象的漩涡,无数银蛇般的赤练闪电在漩涡的上方闪耀。

    惊天巨浪中,他们正被这艘船带着卷进这个漩涡中去,漩涡中间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漆黑深邃的洞口像一只远古洪荒的巨兽张开他那能吞噬天地的巨口,等待着世间所有生灵送进它的无底肚腹。

    黑洞一闪即逝,却给这卑微的生灵们带来了更加恐怖的心里想象,所有人的精神瞬间崩溃,眼睁睁看着自己向着无底的绝望深渊一点一点进入……进入……进入……

    几天之后,Z国政府交通部发出通告:本国一艘远洋货轮“漫海”在印度洋海域失踪,船上25员全部失踪,目前没有接到要求赎金的消息,也没有任何组织声称对此事件负责。

    同一时间,一艘英国籍货轮从“漫海”失踪的位置驶过,甲板上几个英国籍船员悠闲地散着步。

    天空中阳光明媚,海面上风平浪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

    PS:外篇结束了,原本是想让丁磊穿越成为丁阳的,不过后来还是让丁阳是原住民吧。

    请继续关注炼阳后面的进程,丁阳就快要成就先天强者,成为玄黄大路最顶尖的存在之后,他又会遇到什么难以预料的变化呢?

    WWW.118403.COM WWW.HO168.NET WWW.113844.COM WWW.V5NR.COM FH9858.COM WWW.054567D.COM,WWW.090706.COM WWW.YL66814.COM WWW.BD038.COM <推荐六合彩的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分析软件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皇冠六合彩联赛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看六合彩数据的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推荐[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哪个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数据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下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推荐[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排行[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直播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手机六合彩app排行榜[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手机六合彩app哪个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竞彩app哪个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竞彩app排行榜[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外围六合彩app [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联赛统计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联赛资讯app下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联赛_APP下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外围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365六合彩分析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六合彩走地[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分析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分析软件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分析工具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分析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彩票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靠谱外围六合彩APP推荐[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外围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正规买球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外围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有什么外围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外围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外围六合彩app下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外围六合彩app排行[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推荐好的外围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外围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外围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外围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专业的外围买球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推荐六合彩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365外围六合彩平台推荐[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都有哪些[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哪个好些[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下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六合彩app怎么下载[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能玩六合彩的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可以买六合彩的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外围六合彩六合彩技巧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外围六合彩手机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推荐六合彩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推荐好的外围六合彩app[zq3899.com六合彩论坛] >|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